首页香草app

李炫只是笑笑。

幽州城的面子管我毛事?我只想弄足够的好处。

龙不平又不厌其烦的提醒了李炫许多,最后才道:“火长老打算炼制筑基丹吗?”

“我想尝试一下。”李炫含糊的道。

“其实可以向评议会申请些鬼木芽,否则方圆千里之内都找不到。”龙不平道。

“多谢提醒!”李炫喜上眉梢。只要鬼木芽到手,这筑基丹就十拿九稳了,回去给红颜知己们一人一颗,到时候制霸地球,再无敌手!

龙不平又叮嘱两句,这才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李炫暗想:这家伙不知藏着什么心思,可得提防着点。

回到评议会,李炫迎面碰上凌莞。

凌莞有点紧张的道:“火玄,龙不平跟说落魂谷的事情了吗,答应了吗?”

“也知道落魂谷?”李炫一愣。

凌莞道:“我也会去!”

可爱无比的甜美的小女生

“也去?”李炫恍然。

凌莞怎么说也是年轻一代中,仅次于自己和龙不平的强者,这次落魂谷之行肯定落不下。

“我会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吧。”李炫道。

凌莞一喜:“那就太好了。”

李炫又想了想:“有护身灵器吗?”

凌莞露出惭色道:“灵器太昂贵,我买不起。”

“跟我来。”李炫去挑选了一座炼器洞府。

进了洞府,凌莞不知李炫有什么事,一脸茫然。

李炫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三件灵器。

“一阶灵器?还是三件!”凌莞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在李炫的眼中,这些一阶灵器再普通不过,甚至说是垃圾都不为过。

可对凌莞这样年轻又囊中羞涩的修士来说,却是难得的宝物!

“挑一件吧。进了落魂谷之后,危险重重,有件灵器会安全的多。”李炫道。

“让我挑?”凌莞激动不已,“说真的吗?这可是灵器啊!”

“灵器也是要拿来用的,我灵器多得是,送一件也所谓。”李炫笑道。

凌莞兴奋的摆弄着三件灵器,一时不知该怎么选择。

李炫瞧见,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是天秤座……”

“什么天,什么秤?”凌莞疑惑。

李炫摆摆手:“没事,慢慢挑选。”

说着李炫拿出之前换来的紫金团砂印,准备改造。

这件紫金团砂印在别人眼里漏洞百出,不堪一击,可对李炫来说,却是个很不错的胚子。

只要略施小术,就可以变废为宝。

“隆隆……”

黑色的风箱轰隆作响,熊熊的火焰在熔炉里疯狂肆虐着,洞府里热浪袭人,李炫赤裸着上身,汗水布满了白皙的肌肤。

他手里握着一柄乌黑的巨大铁钳,瞄着熔炉里烧得通红的精胚,口中赞叹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紫金团砂印的材质十分不错!光是这团精坯也值回票价了。”

“这是什么?”有选择困难症的凌莞疑惑的问道。

“这就是我想借钱买的紫金团砂印。”李炫笑道,“我打算重新熔炼。”

“居然是它!”凌莞诧异。

李炫操纵巨大的铁钳探入熔炉之中,将精胚夹起来。

手腕一抖,精胚落在铁砧上,李炫另一只手猛地抓起一直摆在身边的巨大铁锤,高高抡起又如同一座山般的狠狠的砸落,就听“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铁锤敲击在精胚之上,溅射出一串灼热的火星。

“当当当……”一锤落下,一锤又至,那足足有上千斤重的铁锤在李炫的手中就好像是小娃娃的玩具一般,暴风骤雨的敲打在精胚之上。巨响在铸造洞府里连绵不绝的爆开,每一声巨响都伴随着火星乱射,火花飞舞,凌莞只看的眼花缭乱,从未想到打铁能打出电闪雷鸣的感觉!

一直以来,凌莞对李炫的能力就佩服不已,今日一见更是难以置信。

这一手打铁的绝活简直出神入化,光是那份抡动千斤巨锤的蛮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更可怕的是,李炫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声声的爆响好似暴雨一般,一股强悍到令人震撼的气势从铁锤上释放出来,压迫的凌莞喘不过气来!

这股气势无孔不入,无坚不摧,凌莞甚至能看到它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冲击着精胚,将其中的杂质粉碎无形。如果说李炫手中抡着的是有形的锤,那这股气势就宛若一柄无形的锤,两柄锤子轮番轰炸之下,精胚渐渐就被锻打成型。

“好强!”凌莞毫不怀疑,如果李炫将这种气势用来战斗,恐怕元婴修士在他面前都会秋风扫落叶一般的粉碎掉!

不只是气势惊人,事实上李炫每一个动作都无可挑剔。尽管凌莞的炼器水平有限,也能看得出李炫动作的精准和美感。他的每一次落锤看起来都不快,却总是能制造出急风暴雨一般的效果,更让凌莞在意的是每一次击锤的力道和角度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连一分一毫都不差!这种准度,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我完全做不到!”凌莞看的瞠目结舌,她这才意识到无论之前把李炫看的多高,都未免有些小觑了。

倘若说炼丹是精细的控制,符阵是繁复的计算,炼器就是精准的爆发,每一次落锤都是一次爆发,每一次爆发都收发自如游刃有余。凌莞难以想象这样一双手如果运用的不是铁锤而是武器,敌人将会遭到何种惨重的打击?

“这就是境界啊!”火星飞溅出来,甚至落在凌莞的脸上,可她却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完全的沉浸在李炫营造出来的气氛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在一连串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敲打之后,李炫终于停了下来。他的手臂上似乎还有使不完的力气,不过精胚已经完全成型,所有的杂质都被锻打出来,一道火红色的流光在精胚上闪过,看起来就好似有一条蛟龙腾空而起。

精胚依然散发着炙热滚烫的气息,李炫道:“方才是锻打,现在是淬火,可要看清楚火候。”

一边说着,李炫抄起铁钳将精胚夹起来,往一旁早已经准备好的水槽里一放。就听“嗤啦”一声响,水槽中的冷水瞬间便沸腾起来,一团雾气喷薄而出,水面甚至烧开了一串串的气泡,可见精胚的温度有多么的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