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富二代app

“原来是这样,不过已经是个好妈妈了。”宋辞笑,笑得眼眸里盛满星光璀璨:“七七怎么没来?”

“被池家接走了,这件事情我还挺对不起三哥。”姜酒尴尬说道:“还记得有一天池家和严家伤那一天吧!三哥后来有打电话给我,我就一五一十交代了。”

“那不是对不起三哥,是对不起我!都不知道我那天被霍慕沉修理得有多惨!”宋辞脸色绯红,连忙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脸蛋立即由绯红揪紧成苦色:“苦的。”

“当然是苦咖啡,其他咖啡里会经历过调试,我怕把小身板喝出毛病,三哥来找我麻烦。”姜酒淡声说:“就是这件事情,三哥为了给出气,是有意要对付严家。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就开始对付严家。

还有三哥也帮了我一个忙,对付严白川,让池也不得不分心,就没有足够精力和打抚养权的官司,所以我也愧对和三哥。”

宋辞舔了舔舌尖,放下咖啡就去抱她:“小九,我们可是的娘家人,不用愧疚。”

姜酒轻笑,松开她的怀抱,把文件递给她:“我就是意思意思,并没有真要愧疚,而且我在国外那几年,三哥动不动就来找我咨询怎么养女儿,我耽误不少赚钱时间去给三哥解答,没要钱就不错了。”

宋辞露出假笑八颗牙。

得,白关心了。

“我还以为三哥日后想要个女儿,没想到他把当女儿养。”姜酒挑眉,笑笑。

宋辞脸窘的红,心脏不争气的乱跳!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噗通,噗通,噗通!

“要不要我给倒一杯82年的凉白开压压惊?”姜酒明显是调侃,见宋辞一副‘说不过,又没办法打’憋屈模样,笑得更开心。

“不和开玩笑了,我们聊工作。”姜酒翻开她桌面上的文案,声音陡然严肃:“这份方案是我我带着团队熬夜加班,做出来的方案,关于所有人员调动安排,每个人我都细细分析过,足以发挥他们每个人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所有价值。”

“还真是……物尽其用。”宋辞浏览几条,惊叹于姜酒拿捏人员调动能力,又看到周小桃被姜酒委以重任,认可的重重点头。

“人就要压迫才能出东西,不是?”

“就不怕把她们压到反抗?”宋辞反问,眼神露出算计的光芒,活脱脱一个小狐狸。

“知道现在眼神里写满算计,和六哥一个德行。”姜酒点到为止:“他们不敢反抗,人都是水做的,只是在一副皮囊里,只要压榨,就能出价值。”

宋辞手肘搁在书桌,摸了摸下巴,非常认同的点点头。

“不就是最好的典型案例?”姜酒说。

“我怎么成典型案例了?”宋辞不满的拍着桌子。

“成天被三哥压,我也没见到反抗过,反而乐此不疲呢?”姜酒说完,就一溜烟儿离开办公室。

只留下宋辞一人坐在办公室,呆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姜酒,居然……”

她低头摸着脸蛋,脸好红,脸好烫!

宋辞洗了洗脸才重新坐回来继续工作,设计图用了三天才完成,而程序才是难关,虽然霍慕沉给她宽延期限,但是霍家那么多双眼睛并不会给她翻身机会!

尤其是经历过这件事情,霍家每双眼睛都在用力剜抠着她的错处,用来抹黑霍慕沉吧!

抱着这种念头,宋辞一点点做好工作,一直熬到中午,门外才响起敲门声。

“进。”

楚淮北推门进来:“太太,霍总让我和太太说,太太选择到总裁办公室去吃,或者总裁亲自到十六楼接到楼上去吃。”

“有区别吗?”

宋辞歪头反问。

“确实没什么区别。”

楚淮北诚恳点头。

“他忙完工作了吗?”宋辞收拾好文件就跟在楚淮北身后迈进电梯,问道。

“没有,霍总从回到办公室,就一直在工作,上午处理好五家公司,不过苏家道歉后,霍家就跟着故意打总裁的脸,让陆副总和苏家订婚。”楚淮北如实道。

宋辞觉得上次的脏水都已经泼出去了,锅是严家背的,利益是M&R拿的,苏家和霍家都应该被收拾老实了,没想到霍家还不死心!

霍席深那么执着苏家做什么?

“苏雪凝配不上陆子衍。”宋辞异常冷静的说:“就没有办法让他们不订婚吗?要是真订婚了,岂不是让陆子衍去吃屎?”

楚淮北唇角扯了扯,心里腹诽:“这话和陆副总说得真差不多!苏雪凝再怎么,好歹也是个苏家大小姐,不至于和屎划为等号吧!”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他怕脖子被霍慕沉凌迟的目光砍断!

“这我就不知道了,太太可以问霍总。”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楚淮北敲敲门,就把人送进去,“到了,太太有什么问题,霍总肯定乐意为一一解答。”

宋辞脸色一变。

就算她想知道,她也不敢问霍慕沉啊!

比如说,她现在就有一丢丢想知道,严白川的事,可惜不敢问,半点不敢问!

“不进来,等我去抱?”

一声幽冷低腔扯着宋辞的神经!

待她反应过来,霍慕沉清俊挺拔的身姿已经立在她面前,一道阴影笼罩在她头顶,黑眸静深深的看着她:“在想什么?”

“严……颜色,我在想设计图纸上要填补上什么颜色?”宋辞唇齿勾了一个缠绕的音,才勉强转移走第一个字,仰头笑得甜滋滋的,看着霍慕沉:“老公,处理了一上午工作,心疼。”

霍慕沉一手搂着宋辞的脊背,一手不轻不重却容不得宋辞挣脱的握着她肩膀,向怀里重重一按。

“呵……”

砰!

身后的门重重一摁,宋辞脊背贴到冰冷的门板上,盯着逐渐向她靠近的霍慕沉,脸,慢慢沸红。

“我想吃……呜……”

'饭'字还没脱出口,在她喉咙里变成了低响,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淡淡撒娇。

宋辞睁大眼,呆滞的望着眼前,突然壁咚深吻的男人。

好半晌,他才端捏着她下巴,低头睇着她,幽深黑瞳里燃起火苗:“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