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成视频app污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美利坚和联合国政坛大地震。

超过二十名要员受到刺杀身亡,政坛人人自危,神盾局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新上任的局长才作威作福了两天,就陷入了焦头烂额的泥潭当中。

特勤局封锁了消息,舆论界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不停的在各个暴力机关周围打转。

费尽心力想要挖出一星半点的信息,可这一回不同于往常,他们使劲了浑身解数也没有人敢透漏一点信息。

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局已经联手了,他们调查了所有的刺杀现象后,对所有人都是被刺穿心脏而死的惨状一筹莫展。

代号幽灵的杀手煞有其事的上了通缉榜,赏金两百万令不少人心动。

可惜无论他们怎么查,也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与此同时,邪神教在世界几个大城市中,悄无声息的发展了起来。

两个星期之后,在沃德初步梳理好到手的权力,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齐山却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了……

[第三次降临任务完成]

[建立邪神教。]

虎牙美女夏日里的呢喃图片笑嫣如花

[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三十七,获得能量卡三十七张。]

[获得飞段变身模版,与主意识互补影响。]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齐山已经回到了主位面。

新获得的能量卡排着队汇入卡槽中,能量卡的数量直线上升。

“也不知道这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齐山漠然看着新手指动作,内心毫无波动。

抬手打开个人终端的光屏,时间刚刚过去几分钟。

降临任务中无论消耗多少时间,主世界时间恒定在五分钟。

距离下一次boss入侵,还有一段时间。

主位面没有什么事,齐山心中一动,不如看看其他分体的生活如何了。

————

中心城,在一个乌云盖顶的夜晚,名声响誉球的知名科学家里森威尔斯博士,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开始起了粒子加速器。

之后,被命运所标注的失败就发生了。

粒子加速器有余能量过载,倒至电压出现了位置的变化,环形能量管道骤然爆开,能量冲天而起,冲击波瞬间波及到了整个中心城市。

距离中心城尖端实验室五十公里远的,三万米高空,齐山第四号分体驾驶着自己建造的飞行器,正缓缓向外界方向驶离。

这个分体似乎继承了主体一部分心境,处理事情都是不慌不忙,按部就班。

在发现自己处于中心城,并且尖端实验室的粒子加速器还没有爆炸的时候。

齐山第一时间制造出了钢铁侠的纳米装甲,随后毫不犹豫抢劫了尖端实验室的仓库,获取了足够的材料。

顺手在郊外一处小型的食品加工厂,空闲仓库当中,利用纳米科技将这些材料,变成了如今身下的飞行器。

威尔斯博士这两天非常活跃,电视机中时时刻刻都有他的报道。

听他口口声声说今天晚上,就要开启粒子加速器,齐山哪里敢怠慢,在飞行器完成的第一时间,齐山就钻了上去,驾驶着飞行系迅速升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中心城。

中心城是闪电侠的乐园。

从获得神速力开始,这个城市就多灾多难起来。

每一次闪电侠尝试救助更多人的时候,他都会将事情弄得更糟,穿越时间,扰乱时间线,或者穿越不同的世界,带回更多的敌人,这些都是平常事。

改变过去,观察未来。

敌人不但有仇人,朋友还有自己。

借助神速力,他看起来很无敌,可每次都是被揍的一方。

从剧情中给出的情报来看,粒子加速器爆炸所产生的暗物质,与人体细胞结合,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能力,这些能力有的非常酷炫,而有的副作用却非常的强。

计算并不缺强化手段,想要成为超人类,用不着玩这种俄罗斯轮盘赌。

况且,暗能量作用的细胞上产生未知变化。

这种将主动权完交给老天爷,听天游命般的举动,还真是不符合齐山的性格。

为了避免被暗物质爆炸波及到,齐山这才选择将飞行器放入最先序列。

九个月以后,闪电侠才会破茧而出,在此之前,齐山觉得有必要做些自己的事儿。

例如,找找绿箭侠的晦气。

———

劳蕾尔猛地打了个寒战,悠悠转醒。

她还没有彻底清醒起来,只是也隐约觉得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视线中都是天花板。

“你醒了?”

“唔……”

劳蕾尔想要坐起来,身体却有些乏力,忽而一阵冷风,体表泛出了一阵鸡皮疙瘩。

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竟然未着寸缕,双手还被绑在后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精神恍惚间,记忆碎片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渐渐的,她想起了些什么。

记得因为妹妹的事儿,自己又一次与父亲吵了起来。

已经四年多了,妹妹已经回不来了,父亲为什么还走不出来?

自己是多么希望他能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妹妹……

今晚本来是要去墓园的,就像每一次吵架后自己都会去跟妹妹说一样。

可以回来的路上,却意外的遇到了劫匪。

这本来只是个小事儿,可自己激愤之下,将劫匪暴打一顿之后,一头扎进了街边的小酒馆。

后来好像是劫匪来报仇……

等等,刚才有人说话?

有人在旁边,我没穿衣服?

劳蕾尔猛地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起来。

她努力蜷缩这身体,想要膝盖将胸口遮掩起来。抬起头,锁定了角落中的一个人影,厉声道“你是谁?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么?快点放了我!”

“喔喔喔,千万不要激动!”

齐山缓步走了出来的,摊开手掌一脸无辜“我只不过是个路过打酱油的而已,你的状态可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

“你在说什么鬼话,快点放了我!我是检察官,父亲是星城警局的警长,赶上伤害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都说了,我只是路过而已!”

齐山指了指墙角道“他们才是心怀不轨之徒。”

劳蕾尔顺着齐山的手指望过去,只见角落中横七竖八躺了五六具尸体,鲜血横流,纵横交错。

劳蕾尔眼睛瞪大,一口气上不来,头一歪再次晕了过去。